让问题来引导阅读教学

2019-10-30 13:48:46

题记:教学的本质是一种交往活动,是通过师生的交往活动而实现的共同学习、共同探索、共同发展的过程。传统的教学模式是:传递——接受;现代的教学模式应该是:问题——发现。



当家长满怀期待地问孩子:“上课回答问题了吗?”孩子却说:“老师不停地讲,根本就没有提问题!”是啊,我们的语文课讲风盛行,怎一个“讲”字了得?难怪一个法国教授说:“最困难的事情是如何让我们的老师闭上他们的臭嘴!”

到课改的课堂去看看,如何呢?据我看来,表面上热热闹闹,一会让学生整体感悟(其实是不得要领的胡说八道),一会又是分组讨论,七嘴八舌,不了了之,一节课下来并没有解决几个实际问题,课改的“三维目标”一个也没有落实。

让问题来引导阅读教学,让练习来充实阅读教学,让积极的思维活动伴随阅读教学的全过程,这在过去、现在、以至将来都应该是行之有效的方法。

爱因斯坦说过:“发现一个问题比解决一个问题更有价值。”须知,任何一种创造性思维都是在解决现实问题的过程中产生的,任何一门学问都是要用来解决实际问题的,一堂成功的语文课总是要解决那么几个问题的,一份阅读试题也是围绕那么几个问题去设计的。

应该说,语文学科有其他学科无法比拟的问题意识培养的得天独厚的土壤。阅读文本是现实生活的折射,其中有着无比丰富的问题源,只要用心读书,一定会有层出不穷的问题。另外,阅读过程也是问题意识诞生的载体,随着读者和文本、和作者、和书中人物对话的次第展开,问题一定会随之而来。语文老师不但要善于自己发现问题、提出问题,更要鼓励学生去大胆质疑、探究书中的问题。

一、认真备课,教师预设问题。

备课过程中,最重要的是明确教学的目标和重点,要善于把它们转换成问题,简化教学的头绪。这样一节课下来,能给学生留下一个完整的印象。比如要学习《苏州园林》一课,在第一课时如果把教学目标确定为“说明事物要抓住特点”和“学习有顺序的说明”的话,可以将此目标转化成这样三个问题:①苏州园林的共同特点是什么?②作者是从哪几个方面说明这个特点的?③本文的说明顺序是怎样安排的?简洁的导入之后,出示这三个问题,让学生带着这些问题默读课文,然后再回答。学生只要弄清了这三个问题,这节课的教学任务就算完成了。

在预设问题时要注意:①问题不能太笼统;②内容不能重复、含混;③可操作,可测量。预设的问题除了要体现教学目标之外,还要引起学生的兴趣,具有可操作性。例如,教学目标“理解本文如何围绕中心组织材料”就可以转化为“依次找出课文围绕中心选择了哪些材料?”这样具体的问题。

二、课前预读,学生提出问题。

问题不能仅仅来自老师的提前预设,也可以由学生在预读的过程中提出来。字词方面的问题学生可以借助工具书去解决,但对有些工具书不能解决的问题,只有提到课堂上来,师生共同解决。钱梦龙老师就经常让学生给他递条子。

有个调皮的男生在预读了苏霍姆林斯基的《致女儿的一封信》后,就曾给他的还是个姑娘的语文老师提出过“成年男人的气质应该是什么样的啊?”这样十分唐突的问题。那个女老师先是羞红了脸,继而很快镇静下来,她借用舒婷的《致橡树》委婉地回答了那个男生的问题:“你有你的铜枝铁干/像刀、像剑,也像戟/我有我红硕的花朵/像沉重的叹息……”老师引导大家认真阅读课文,在回答了“上帝三次来到人间,他从人的眼神中先后读到了哪三种不同的东西”这个问题后,使大家初步明白了“什么是爱情”这样十分抽象的问题。

对学生在预读中提出的问题,老师要进行认真的梳理,要抱着“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”的诚实态度正面接触。对那些暂时回答不了的问题,就干脆对学生说:“我真的不知道,等我找到答案后再告诉你们好吗?”

三、带着问题,认真进行阅读。

带着任务和问题的阅读才是最有效率的阅读。可以让学生默读、朗读、分角色读或用课本剧的形式再现课文内容,也可以速读、略读或者精读,但绝不可以不读课文就直接进行喋喋不休的鸡零狗碎的分析,这样会让学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也会使学生养成不读材料就直接答阅读题的坏习惯。

要求学生一定要养成阅读时动笔的习惯,标示段号,圈点批注。更要勤于动脑,对所提问题进行初步的思考。学生在认真地阅读,积极地思考,那老师该怎么办呢?我们很多老师在学生读书的时候不断地打岔,自以为拥有话语权就可以随时随地对学生发号施令,来回乱蹿,其实是像苍蝇一样的可恶!你可以来回巡视,也可以站着观察;可以趁机板书,也可以和学生一起读书,但求求你千万别破坏那种渐入佳境的阅读氛围。

四、读后提问,弄清课文内容。

这是一节阅读课的主要环节。随着师生问答的逐渐展开,课文内容会像百宝匣一样逐层打开,人物形象、故事情节会清晰地呈现在读者面前。当然,提问是要掌握一定技巧的:有直问和曲问、顺问和逆问、单问和套问。循循善诱的提问会使学生如坐春风;咄咄逼人的提问会使学生如履薄冰;而单调乏味的提问则无疑给学生唱催眠曲,会使学生恹恹欲睡。

1、先提基本问题。基本问题是指包括时间地点以及人物关系,关键性的细节描写,事件的起因、经过和结果等这些基本要素。提问基本问题是为了迅速抓住课文的基本内容,提问时一定要让学生合上书,据此检查他们读书是否用心。比如让学生分角色朗读《我的叔叔于勒》后,马上可以问:“我大姐多少岁?二姐多少岁?那个公务员看中了哪个姐姐?我们全家人到哲尔赛岛去游玩的时候他们结婚了吗?”这都是些细节的基本的问题,如果连这样的问题都答不上来,那就说明他根本没好好读书。

2、于无疑处发现问题。对有些表面上平淡无奇的内容,教师要善于激疑,引导学生探讨课文的微言大义,体会作者的独具匠心。《荷塘月色》中有这样一处描写:“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路灯光,没精打采的,是瞌睡人的眼。”其实这大有学问,老师可以这样问学生:“联系你的物理知识,深夜的路灯是没精打采的吗?”学生经过一番讨论后回答说,电能是储存不住的,深夜用电高峰过后,路灯的输出功率远远大于它的额定功率,所以深夜的路灯特别明亮,简直是“兴高采烈”。老师又接着问:“从‘没精打采’和‘瞌睡人的眼’看来,作者要渲染一种什么样的气氛?”这样将学生的思路就引到“抒发个人内心的苦闷”这个主题上来了。

3、利用矛盾,激发疑问。对立的事物往往互相排斥,教师要善于抓住课文自身的矛盾或学生理解过程中产生的矛盾,引导学生开动脑筋想问题。学习《智取生辰纲》一文时,可以这样提问:“智取生辰纲的是晁盖、吴用等梁山好汉,可是为什么课文却是从杨志等人的角度来叙述的?”学生往往稍加思索就会说“是为了反衬梁山好汉的聪明机智”。老师再提醒学生结合古代章回小说的特点再思考,学生经过一番讨论后就可以得出“是为了设置悬念,引人入胜”这样的结论。

4、化难为易,深题浅问。《雨说》一文有道课后练习是问这首诗的副标题为什么取做“为生活在中国大地上的儿童而歌”?这个问题就比较难以回答。这是个大问题,如果要学生马上回答,他们一定很茫然,会感到无所适从。我们不妨先将它分解成这样几个小问题:①这首诗写于哪一年?当时的中国大陆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?②作者郑愁予当时在中国吗?③为什么有人把儿童比喻成“祖国的花朵”?④副标题通常有什么作用?这四个问题由易而难,由具体而抽象,既环环相扣又层层推进。学生在联系了时代背景以及了解了作者的有关情况后,一般都会得出“副标题概括了诗的主要内容,表现了诗人对中国儿童的期待和祝愿”这样的结论。可见问题的设计必须符合学生的认知水平和接受能力,必须紧密结合学生的生活经验。

5、提问要有启发性。不要问诸如“二月春风像什么刀?几条垂下绿丝绦?”这样低幼弱智的问题,也不要经常拿“对不对”、“是不是”这样的口头禅来发问,这样根本没有启发性,学生的回答往往是不经过大脑的“对——”或“是——”还拖个长腔,真是匪夷所思。 子曰:“不愤不启,不悱不发。”带有启发性的提问会有助于学生的积极思考。提问时语言要幽默机智,能够引起兴趣。不反对学生接下句,爱接下句的学生是喜欢老师的、注意力集中的、能及时进行反馈的学生。

需要强调的是,要紧紧围绕所提问题,不要节外生枝,乱烧野火。处于我们的文化环境,要启动学生的思维是很困难的,要保护学生思考问题的积极性,要尊重学生个性化的阅读体验,不要轻易否定学生的意见,更不能让答不出问题的学生“站后边去”。课堂问答中一旦碰撞出学生创造性思维的火花,老师一定要大加赞赏,及时肯定表扬,一个人被另一个人肯定总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。

五、回读课文,质疑文本内容。

老师在引导学生讨论回答了他预设的和学生提出的问题之后,还应该给学生留出一定的时间去回读课文,质疑课文内容,对课文内容进行适当的拓宽加深。

在回读《孤独之旅》的过程中,有个学生提出了这样的疑问:“杜小康是头天下午受的伤,可是第二天早上他的一只脚板底还在流血。难道这血流了一整夜?那不把杜小康流死才怪!”大家一想,真是这样啊!结合生理卫生知识,大家认识到这的确是作者的一时疏忽,这个细节描写显然是作者的一厢情愿。老师就鼓励那个学生给曹文轩写封信探讨一下这个问题,当时同学们都对那个善于发现问题的学生投以钦佩的目光。

再如《荷塘月色》的教学中,正在欣赏“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”时,有学生觉得这句欠推敲,不够味,认为“歌声”破坏了静谧的氛围,是一种纷扰,夜半歌声非常恐怖!学生说理想的处理是将歌声改为“琴声”或“笛声”。老师非常赞赏这样爱思考的学生,由此启发其他同学,给出另外的方案:“像摇篮边母亲轻轻的抚拍。”如果我们的学生能把书读到这个境界,那应该是让人十分欣慰的。

结束的时候不要忘了给学生留少量的带有问题情境的作业,可以是书面的,如阅读理解、改写课文、小论文等,也可以是口头的,如名句积累、名著阅读等。

可见,问题是阅读教学的重要线索,由问题引导的阅读才是高效的、实实在在的、有所发现和创造的。